下书网 - - 战神之君临天下在线阅读 - 第288章 螳螂捕蝉

第288章 螳螂捕蝉

        苏炎沉默了。

        道理他何尝不懂。

        五年前,他被陷害,被冤枉入狱,不就是因为他弱,没背景,没钱没势嘛。

        如果那时他就是战神,就是北域将主,就算是给石少峰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阴自己。

        说白了。

        你弱,被人欺凌,也是活该。

        但现在他早已今非昔比,早已贵为战神,实力更是超前的强悍,还有谁能威胁到他?

        苏炎想了下,心里冷笑的摇摇头。

        然后,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龙老,开口道:“老头,你不是为了骗我再进修罗场,故意说这些诓骗我吧?”

        “我像是那种人嘛?”

        龙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是!”

        “……”

        话题直接被苏炎给聊死了。

        而此时。

        筒子楼附近,韩涛已经带着李二狗他们到位,隐蔽的隐蔽,占据制高点的占据制高点,监视周围一切。

        而这时,苏炎他们的车也来到了附近。

        苏炎没有立刻让陈玄风把车直接开过去,而是先拿出对讲机,询问了下韩涛情况。

        “韩涛,附近可有发现可疑的人?”

        “暂时没有。”

        “继续监视,我们现在马上过来。那些家伙,不会就此沉寂,定会伺机而作,不出意外,这会必然已经隐藏在附近人群中。”

        “是!”

        简短的说了几句,苏炎心中已然有了些判断。

        没有异动,就是最大的可疑。

        他消息早就散出去了,说龙万军会在今天早上,到附近视察。

        那些圣火教余孽,不可能不行动。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旦得手,杀了龙万军,可比杀十个,百个龙云都要有用。

        不仅可以令华国内部因夺权,陷入混乱,对他们而言,也是大功一件。

        他们又岂会错过如此好机会。

        很快。

        车子缓缓驶入闹市,这里不是伏击的好地方,苏炎觉得就算附近有人埋伏,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

        就吩咐陈玄风又开了段距离。

        直到在筒子楼附近,才停下。

        然后。

        苏炎第一个下车,陈玄风和张飞也紧跟着下车,三人站在车前,左右前后扫视,一副警惕模样。

        确定没有危险后,苏炎才让还在车里的龙老下车。

        这一刻,龙老看起来十分淡然,一点看不出异样,好似他真的就只是来视察的,不是陷阱。

        下车后,他就直接往筒子楼里走去,较有兴趣的左看看右看看,还时不时的跟旁边的苏炎交流几句。

        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然而。

        周围却安静得吓人,除了苏炎安排的韩涛他们几个人,目光所及之处,居然看不到一个人。

        很是诡异。

        像这种老旧的筒子楼,按说应该住着很多人,可此时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苏炎眼观八方,不着痕迹的跟龙老小声说着什么,心里却暗自欢喜。

        上勾了!

        而此时。

        远处,一栋老旧的筒子楼楼顶,一双锐利如鹰,深沉而冷寒的眼睛正居高临下的盯着苏炎。

        微微勾起的嘴角,看起来充满了自信。

        只见此人一身劲衣,戴着面具,看不清模样。

        “战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轻声嘀咕了句,随后面具人拿着对讲机,说道:“所有人准备,待他们进入我们埋伏地点后,立刻行动。”

        “是!”

        对讲机里,顿时传来有些杂乱的声音。

        通知完,面具人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又观察了下周围情况,立马就发现了同样站在楼顶,拿着一个望远镜在四周看的韩涛。

        不过韩涛一直在观察下面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他已经被人发现了。

        呵。

        面具人嗤之以鼻的冷笑声。

        他所站的位置,非常靠后,如果不可疑寻找,几乎很好发现他的村庄。

        可他却将苏炎的布局,看了个低朝天。

        一清二楚。

        那个位置有人,那个位置是死角,他全都看在眼里。

        “战王!你设下这个局,不就是想引我入彀嘛,想来个一网打尽……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想对我圣教一网打尽,我圣教又何尝不想杀你,除之而后快呢?”

        “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轻声说着,他勾着嘴角,带着丝丝笑容,目光冷然的一直锁定着苏炎。

        一直在待机会。

        现在,苏炎他们才刚进筒子楼不久,周围几乎全是苏炎布局,安排的人手。

        而背后,就是闹市。

        不想闹出大动静,偷偷默默,突然袭击,杀了人就立刻撤退。

        这就面具人的想法。

        所以,他迟迟没有动手,而是在等,等苏炎他们走得更深,等苏炎安排的人都远离了苏炎。

        静。

        静如墨!

        沙!沙!沙!

        此刻,苏炎他们只听见自己那略显沉重的脚步声。

        他们知道,在这筒子楼里,肯定埋伏着人。

        原本不是很担心的,可这一刻,不知为何,苏炎陡然心有些乱,眼皮也不停的跳,仿佛要出事。

        这种感觉,除了五年前他有过,就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此时,那种悸动感再次涌现,让他不得不也提高了些警惕,没再跟龙老交流,而是冷着眼,警惕的扫视着周围。

        静了。

        安静得让人不安。

        “张飞,你迅速到前面探探路。”

        想了下,苏炎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让张飞到前面探路。

        张飞应了声,迅速朝前面走去。

        脚步越来越沉重。

        呼吸越来越沉。

        他们也越走越深,已经离闹市很远了,快到筒子楼尽头了。

        而韩涛也不时在向他汇报情况,却一直没有发现圣火教余孽的踪影。

        “难道没上勾?”

        苏炎微微蹙眉,心里暗自想着。

        这时,到前面探路的张飞也走了回来,依然摇头,表示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苏炎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他不是愣头儿青,经过战火锤炼的。

        他太知道这种安静意味着什么了。

        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最是可怕。

        此时,就有这种感觉。

        “难不成今天我要玩砸了,老头会被我玩死?”

        他想着,皱着眉头不由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龙老。

        龙老脸色平静,依旧看不出一丝破绽,依旧一副好奇的样子,打量着周围的筒子楼,时而皱眉,时而摇头。

        好似在惋惜,好似在不满……

        见他这样,苏炎都有些懵了,他都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为何老头还这么淡定?

        他就这么相信我能了周全?

        还是说,他还有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