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七百五十七章 彦哥儿,性子闷

第七百五十五章 皇贵君vs皇夫

  【明天再不会这样了,最后一次防盗,我今天是真的写新书写太久了。】

  缕缕茶香幽淡。

  茶盏水波里,倒映着小皇子殿下略微拘束的容貌。

  沈怀舟这人。

  气质温润,大雅随和。

  但偏偏是周身淡然闲适的气度,让人不好甩脸子,也不好发火。

  总觉得被压了一层。

  “听说顺帝身子有疾。”

  小皇子殿下找了个话题,不想和他在入京之事上废舌。

  “躲懒罢了,她性子惯会胡闹,如今还未起身。”

  躲懒?

  传闻顺帝勤政。

  想来也不尽然。

  他心中微嗤。

  轻蔑一分。

  “本宫此行,是全两国之好,但男女之情,不在强求,虽入宫门,但本宫却也不是侍色之人。”

  他话说的明白。

  对这和亲,坦露出明明白白的不满。

  沈怀舟笑笑。

  笑的客气又疏离。

  “早前大商陛下擅自和亲做主,我大魏本就勉强,如今这话,殿下逾越了。”

  “你!”

  沈怀舟是谁?

  当着他的面,嫌弃他徒弟,还拿乔,他怎会给他脸?

  小皇子气的呼吸都沉了一寸。

  沈怀舟却不放过他。

  “入了后宫,便自有规矩,雷霆雨露惧是君恩,容不得你放肆,殿下出生皇家贵地,想来礼数礼法,不会丢了大商的颜面。”

  小皇子殿下脸彻底黑了。

  这教训的话。

  他听过。

  他母妃是和亲宠妃。

  小时候。

  每次母妃带着他去皇后宫里,皇后对母妃的训诫,也是这幅态度。

  在后宫,皇后为尊。

  他母妃虽得宠,在皇后面前却必须恭恭敬敬。

  因为他大商,承袭周礼,崇尚一夫一妻,国后之尊,是皇家脸面,说白了。

  来大魏。

  他们这些侍君不过是绵延皇嗣。

  能和天子同享江山的人,受万民敬重的,也就这眼前一位。

  但他生来娇贵。

  什么时候做低伏小过。

  又是皇子。

  从小被教导是诗书学问,不是伺候女人!

  他一脸受辱。

  憋的脸色白了又白。

  “皇贵君,你不能进去!”

  明德殿大总管在门口跪下,吓了一跳。

  “皇上还未起身,皇夫正有要事,不方便。”

  “滚开!”

  这一声。

  穿透大殿。

  让小皇子殿下微微诧异。

  听称谓。

  是忽悠帝是另外一位后宫。

  这么没礼数?

  他此时心情,倒有些微妙。

  有种看后宫宫斗大戏的感觉。

  骄纵皇贵妃vs皇后。

  完完全全当了次吃瓜群众。

  明德殿的奴才到底拦不住。

  怎么拦?

  云崖儿那性子。

  生起气来便不容人好过。

  大忽悠都怕。

  更何况是奴才。

  他一进殿。

  看也没看沈怀舟。

  只奔内殿。

  “”

  放肆!

  小皇子殿下震惊了。

  即便是父皇后宫宠妃骄纵。

  也不会如此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这简直

  简直

  他看了一眼沈怀舟。

  发现沈怀舟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内心又有点脑补了。

  不得宠的皇后vs性子暴躁的皇贵君。

  大魏渣渣龙。

  原来宠妾灭妻!

  真的假的?

  像是顺应他的想法。

  内殿传来几声不满的怒骂。

  “苏琉玉,你怎么不醉死。”

  “你在动一下试试!”

  “起来!”

  小皇子:“”

  恃宠而骄。

  毫无皇家礼法。

  就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这成何体统?
新书推荐: 重生之药香 金风玉露 重生之药医 花田喜厨 金玉满唐 重生之军营 看碧成朱 先婚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