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有魔于道先在线阅读 - 第423章 泾河请卦

第423章 泾河请卦

        刚才只顾着渡灾,于道先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轩辕青丘,为何要着急跑路呢?

        就在下一刻,一位恐怖人物出现了。

        层层阴云之中,突然闪烁大日般的星光,小周天数的暗星,呼啸着坠入了某座高山中。

        “洞玄天师?不,魁星星主!”

        伴随着他的惊呼,身体也不由自主被揉成了暗星的模样,一道被镇压在伏魔殿中。

        ……

        “呼!好险,好险!”

        再次从画像中苏醒,天魔直呼好家伙。

        眨眼间又是一次轮回,幸好信念坚定,才没有迷失在剧烈的变化中。

        这一次他不再前往阴云中凑热闹,反而化身一位翩翩公子,来到大街上凑热闹。

        “这位小哥,本公子一见你就气质不凡,冒昧请教一下,天上为何干打雷不下雨呢?”

        这样的天气也持续了几天,长安城的百姓们已经见怪不怪,各自忙碌自己的生计。

        唯有一位小道打扮的年轻人,不时驻足抬头望天,显得格格不入。

        天魔眼洞察之下,对方果然是有道行的。

        打声招呼之后,小道连忙回转身来,与他见礼。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于初,已故大学士于志宁家的!小哥儿,你呢?”

        于志宁家的公子,还是远房亲戚,身份着实不明,被他含糊了过去。

        “原来公子出身名门,幸会,幸会!”

        “鄙人袁天罡,见过公子!”

        小道拜了拜,道出了名讳。

        “袁天罡?天罡!这货不会是魁星之主的人世化身吧?”

        听到小道的名字,于道先立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收敛自身气息以防被对面那人看出些什么。

        “原来是钦天监的台正袁大人,久仰,久仰!”

        “既然是袁大人当面,可否为小生指点一二,这天色为何阴云绵绵?”

        硬着头皮,他还是继续聊了下去。

        “此事说来话长,全应在了泾河龙王的身上!”

        话说袁天罡的叔父袁守诚,在长安城西门儿的街上摆摊算卦。

        有位叫张稍的渔夫,虽然没能考中进士,但也是个舞文弄墨的。

        他见袁守诚口气甚大,便准备花钱卜上一卦。

        “我也不要你的钱,你每日打鱼后,送我一尾金色鲤鱼便是!”

        金色鲤鱼,或是龙子龙孙,或是即将跃龙门的大妖,在他眼中似乎极为不值钱。

        “好,就依先生所言!”

        渔夫张稍答应后,袁守诚就将何时动船,何处下网等一一告知。

        依他的吩咐,再遇不到任何风浪湍流危险,每次还都是收获满满,张稍的打鱼生活顿时变得“枯燥且乏味”。

        那一日他与樵夫李定聊天,却被巡河的夜叉偷听了去。

        “大王,祸事了!”

        巡河夜叉慌慌张张,将岸上之言,报与泾河龙王知晓。

        “……那算卦的欺人太甚,长此以往下去,我水族的中坚力量,岂不都被他吃进了肚中?”

        “袁守诚,果真欺人太甚!”

        气得泾河龙王拔出宝剑,就要上岸去宰了那家伙。

        “大王息怒,咱们得从长计议!”

        一旁的龙子龙孙、虾兵蟹将,赶紧劝住。

        龙王上岸,必有风雨。

        到时候惊扰了人道苍生,天地定声责难,一干水族也讨不了好处。

        “难道,就让他如此欺负我水族?”

        “唉,大王,天佑人族啊!”

        泾河龟丞相叹息一声,顿时在龙王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要是兴云和乘风还在,哪轮得到他李家?”

        当年兴云和乘风两兄弟,天人瓶颈突破得又急又快,令一众水族都猝不及防。

        时值天下大乱,他们又不能上岸相帮,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人陨落在天威之下,布局最终落得一场空。

        “大王,虽说您不能擅动雷霆,却可以隐了神通,前去嘱咐一番,劝他莫要再行杀戮!”

        泾河龙王听了劝,当即变身成一个白衣秀士,也不兴风雨,径自上岸来到西门儿大街,找到了那算命摊儿。

        袁守诚见了龙王,当即让小童子上座献茶,却不点明对方的身份。

        “不知先生想问何事?”他明知故问。

        “我来卜天上阴雨之时,不知先生能算否?”

        袁守诚二话不说,当即在袖中摆了一卦,回道:“明日准有雨!”

        “哦?何时下雨,雨量多少?先生能否给个准确的结果?”

        泾河龙王有意刁难。

        “辰时布云,已时响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行云布雨之事不可儿戏,若是先生算准了,我自准备黄金五十两送与先生。若是不准,定要破了你的招牌,将你赶出长安!”

        “准与不准,一切应你!请,明日雨后再会!”

        袁守诚当即送客。

        龙王回到水府龙宫,与一众门下说起岸上之事。

        “大王是八河都总管,司雨大龙神,这下雨之事,唯有大王知道,他一个算卦的,怎敢妄断天言?”

        众水族都笑了,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笑声还未断,忽听得半空中传来天使之声,要龙王接旨。

        泾河龙王与麾下大小水神当即整衣肃颜,焚香接旨。

        “敕命八河总,明朝济长安!……”

        龙王谢恩接旨,打开来一看,上面的时辰雨量,与算命先生的卦象一般无二。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慌得龙王脚步不稳,差点儿昏倒在地。

        此时有个鲥军师,出了个绝户计,“大王,只需明日里错些时辰,少点儿雨量,咱们便赢了!”

        “到时候砸碎他招牌,将其赶走,也活了我全河性命!”

        龙王思虑片刻,采纳了他的建议。

        次日兴云布雨时,当真错开一个时辰,克扣了三寸八点的雨水。

        待众将归去,他又落下云头,依旧化作白衣秀士的模样,来到算命摊儿前,不容分说便将摊子掀翻在地。

        袁守诚只是坐在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动。

        “你这妄言福祸的妖人,下雨的时辰和点数都对不上,算卦根本不灵!此时还有何颜面,继续留在此处?”

        “速速离去,饶你死罪?”

        泾河龙王怒喝,威胁他离开。

        “哈哈哈!”袁守诚却仰天长笑,“我怕什么死罪?”

        “今日降雨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以为瞒过了天下人,便能瞒过天地吗?泾河龙王!”

        眼中一道冷电,直戳得龙王魂儿一颤。

        “犯了天条,实乃大罪!剐龙台上,难逃一死!”

        /91/91906/32102673.html